(重发)产能过剩的GDP有何用?朱云来看中国经济--今周刊「老谢开讲」 / 3 years ago(重发)产能过剩的GDP有何用?朱云来看中国经济--今周刊「老谢开讲」4 分钟阅读(重发:标题漏字〞朱云来〞看中国经济) (本文由台湾《今周刊》杂志提供,节选自4月28日出版的当期「老谢开讲」专栏) 以「绿丛林!商业新秩序」为主题的二○一六年中国绿公司年会,四月二十二日在山东济南举行,邀请前中国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之子、中金公司前总裁朱云来,参加民营企业金融化发展的圆桌会议,他批评当前各国央行政策,大量印钞票救市,全是过剩的GDP(国内生产毛额)有什幺用!这一席话说中了全球经济当前的重点。 朱云来在论坛中表示,现在系统性的投资过剩,应休养生息减少投资,宏观政策需要改革,不能仅靠货币增量来解决经济问题。如果当下存在的产能过剩及结构调整问题,可以用钱来解决的话,早就解决了,他呼吁全球央行不要东救西救,那是扰乱市场机制的。 朱云来也谈到中国房市、股市的问题,他看股市,说指数是市场行为,不能当成政府的业绩指标,股价指数与猪肉、白菜一样,是市场的反映,如果用行政力量干预,往往适得其反。朱云来强调,中国已进入市场化,不能再用计画思惟去控制市场,他说:「用一万亿(兆)就想救三十万亿的市场?」这是无效的。 谈到中国房地产,朱云来也警告中国房地产供应严重过剩,目前全国待售住宅七亿平方公尺,在建住宅四十亿平方公尺,这个供需失衡现象,至少七年才有可能解决。他话锋一转说,要解决现在系统性投资过剩,应休养生息减少投资,不能单靠货币供应量来解决问题。 这些观点与我在过去一年来的看法,十分相近。换句话说,全球经济单靠央行采取的各项手段,例如降息、QE(量化宽松)、负利率,甚至用直升机撒钱是没有效的。今年日本加入负利率行列,不但没让日圆继续贬值,日股大涨,反而资金逆着日银总裁黑田东彦预期的方向跑。日圆一度升值到一○七.六五,日本股市一度暴跌三千多点。 **欧、日实施负利率,经济越救越惨** 现在喜欢走偏锋的黑田又准备采取更激烈行动,日银可能推出负利率贷款,也就是日本政府直接向日本央行发行债券,政府取得资金就用来减税或增加开支,效果等同央行搭直升机向人民撒钱,假如日银果真如此,那幺日银很可能成为全球第一个登上「直升机撒钱」的中央银行。 日银会不会成为全球第一只白老鼠?黑田东彦在国会听证会上直接表示不会,不过黑田喜欢「出其不意」,谁也没有把握。黑田在元月二十九日推出负利率,不但没有救起日本经济,反让日本经济更加雪上加霜,日圆大升值,也让TOYOTA、UNIQLO等大企业吃下不少汇损,负面评价排山倒海而至,这也使得黑田这次要不要「直升机撒钱」,显得犹豫不决。 从欧洲实施负利率,到日本央行实施负利率,经济并没有因增加货币供应量好转,反而未见其利,先受其害。欧洲刚完成一份调查,八九%受访的银行表示,央行政策并无助银行改变过去六个月的贷款额,仅七%认为有助增加放款,问题在有八一%的银行认为,负利率导致银行净利息收入减少,银行业反成负利率最大输家。调查显示,去年第四季,欧洲十五家大型银行,九家盈利下滑,六家出现亏损,当然影响股价。 但是负利率造成信心的下滑才是关键,负利率不但无法提振大家对央行振兴经济的信心,反而让大家保有更多现金,降低消费;于是央行动作愈大,民众的信心愈低。这正是朱云来批评的「东救西救,乱了市场机制」的现象。 **中国企业负债规模达临界点** 这种靠信贷救经济的手法,中国在二○○八年四兆元人民币救市,便留下后遗症,这也是朱云来强调减少系统性投资过剩,减少投资、休养生息的本意。最近投机大鳄索罗斯又有唱衰中国的言论,他认为中国企业负债规模已到达一九九○年日本泡沫戳破时的警戒线。 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报导,中国第一季债务总额攀升到GDP的二三七%新高,经济学家警告,债务居高不下,中国爆发金融危机的风险将升高。很多个别产业都出现债台高筑的问题,像是山西七大上市煤企集团,到去年第三季负债金额高达一.一五兆元人民币,已相当山西省全年GDP。金融业负债比超过八○%,煤企倒债风波迭起,银行也成了受灾户。到去年底止,山西银行业不良贷款总额已达八八一.六五亿元人民币,年增加一二三.六二亿元人民币。 最近国际信评机构标普将中国评等从「稳定」转为「负向」。从两个数据来看,二○一六年第一季的社会融资规模总量是六.五九兆元人民币,比去年同期增加一.九二兆元人民币;另一个指标是对实体经济的新增贷款达四.六七兆元人民币,也比去年同期增加一.○六兆元人民币。这两个数字都创了历史新高,比起金融海啸后的四兆元人民币救市,有过而之无不及。 尽管中国政府一直强调,中国不会实施欧美的量化宽松政策,但实际上从信贷量扩张来看,中国不但有QE,而且比欧美更宽松。今年首季,中国总融资规模增加三○%,银行新增贷款也成长二五.三%,人行称银行新增信贷虽是历史最高水平,但资金都流入实体经济,如果更具体来看,这些流入实体经济的贷款,其实是流进了房地产市场。 **中国经济成长,靠「楼市、信贷」撑盘** 今年第一季中国楼市火爆,尤其是深圳、上海、北京一线城市房市十分火热,新增个人住房贷款也创了历史纪录,个人住房贷款新增一兆元人民币,年增四三○九亿元人民币,也就是说在四.六七兆元人民币的新增贷款中,有超过二○%流入了房地产。而房地产企业获得的资金则有三分之二与银行贷款有关。 今年第一季房地产开发企业到位资金三一九九二亿元人民币,比去年同期增一四.七%,也就是说中国新增贷款中,说是流入实体经济,其实是流向房市。一兆元人民币的房贷总量,创下二○一○年人行开始公布金融机构贷款以来的最高纪录。如果拿全年数字来比较,一五年全年新增个人住房贷款总数二.六六兆元人民币;再从总的余额来看,个人购房贷款总余额是十五.一八兆元人民币,年增二五.五%。 而截至三月底为止,房地产开发商贷款总余额五.二二兆元人民币,年增一三%。这些数据证实了中国经济在首季回稳,GDP成长六.七%,房地产复苏是贡献GDP最大功臣。 朱云来强调中国经济过度重视「数字」,除了股价指数外,GDP数字的膨胀,地方与中央数字的「打架」现象,会比去年还要更严重。 到四月二十五日为止,中国三十一个省市自治区,已有二十八个公布第一季GDP,其中有二十四个省分GDP成长远高过全国平均的六.七%,排行第二十五的上海,正好是六.七%。成长率高的西藏、重庆、贵州都超过一○%,云南、江西都超过九%。 这种地方经济成长的总量超过全国总量,在中国一直以来都是如此。去年第一季地方公布的GDP加总起来,比全国总量多二四○五亿元人民币,今年增加的经济总量可能还会更大。但各省经济高速成长是否代表中国经济软着陆?恐怕也未必,因为这是靠「楼市、信贷」组合在救经济。 **减少投资才能救颓势,但恐造成大失业** 今年首季,中国股市表现欠佳,但房市却欣欣向荣。以广东为例,商品房销售首季成长六四.八%,中国楼市从一线炒到二线,房地产热络也带动建材价格的上涨,像今年来营建用的螺纹钢价已大涨五七%,营建活络造成钢材突然缺料,上海螺纹钢期货合约在四月二十一日成交二.二三亿公吨,比中国四年的生产量还多,这个现象也造成中国热钱从股市、债市转向商品市场。 靠房地产拉动的GDP成长并不实在,房地产会衍生债务及泡沫问题。况且,楼市反弹只会对实体经济的挤压加大,房价一直上升,不但压抑了消费,投资者加大杠杆炒房,一旦吹爆,恐怕是中国经济的灾难,这是中国须提防的陷阱。 去年中国引资入股,造成股市狂飙景象,去年深圳股市从二兆元人民币左右成交量快速攀升,到去年六月创下三一五六.九八一点的天价,成交量也放大到十六.五四兆元人民币的天量。上证狂炒到五一七八.一九一点,虽然没有突破○七年的六一二三.六六九点,但创下合计一.九九四八兆元人民币的超级天量,也很吓人。中国股市市值一度突破十兆美元,但去年六月资金杠杆引来了中央监管,结果泡沫调整迄今,今年深沪股市成了全球最弱势的市场,深沪股市跌幅在全球名列前茅。 今年炒股的资金变成炒房,深圳房市成为全球最火热的市场,深圳房价在首季平均每坪换算成台币竟高达新台币七十五万元,这是世界级的房价。众多资金从股市逃离,继续在房市逐利,让中国经济充满高度不确定性。 朱云来强调仅靠货币增量不能解决经济问题,现在应休养生息,减少投资,其实是很精辟的看法。一六年的世界经济,可看出央行救经济的角色正在淡化,因为即便利率降成负数,也无法让实体经济好转。今年以来,油国一度减产让每桶油价站上四十美元以上,中国协议钢品及燃煤减产及重组产能,这才是扭转经济颓势的正本清源之道。 只是减产及重组产能会让更多工人失业,造成政治不利的问题,全球政治领导人担心流失选票,仍有所忌惮,这是眼前全球经济的两难抉择。(完) 注: 1.专栏作者老谢--谢金河,为《今周刊》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。 2.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。 整理 高洁如; 审校 曾祥进